新西兰猕猴桃者索赔案准备进入上诉阶段

新西兰猕猴桃种植者和第一产业部(MPI)将于下周在上诉法院开始各自的诉讼。

去年6月,在经过12周的听证会后, 新西兰高等法院裁定,由于MPI(正式称为MAF)在不同情况下的多次疏忽,PSA病毒在2009年进入新西兰。但是有人提出了反对这一决定的异议,双方都提出了上诉。

原告包括212名种植者,成功地证明了2009年从中国陕西省运抵新西兰的一批航运货物中含有4.5公斤花粉、花药和其他违禁的植物材料感染了PSA病毒。

Crown(MPI)辩称,他们不认为自己应该对私人公民负责,在这种情况下,特指猕猴桃种植者。并认为其员工有不承担过失责任的法定豁免权。它还声称,Justice Jillian Mallon法官在考虑所提交的事实证据时犯了一个错误。

Crown的92项上诉理由中的许多都取决于它认为判决和原告案件的不当之处。

猕猴桃索赔团主席John Cameron说:“在为期3个月的审判中,超过60名证人提供的证据坚定地证明,多年来,MPI知道PSA病毒对猕猴桃产业是一个重大风险,而此次疫情的爆发是该机构未能遵守其在《生物安全法》下的协议的结果。”

原告发起了一项交叉上诉,试图确认新西兰猕猴桃种植者和第一产业部(MPI)在从中国运抵边境时没有检查被禁的感染了PSA病毒的猕猴桃植物材料的运输过程中是否疏忽大意;并质疑政府对Seeka作为采后经营者不负有照管义务的决定。

原告称,另一项有利于他们的裁决是,新西兰猕猴桃种植者和第一产业部(MPI)在边境负有监管义务,在检查过程中存在疏忽大意。判决再次强调MPI在边境犯下的明显错误,如果处理得当,PSA可被阻止进入新西兰。

此外,猕猴桃种植者也在质疑Mallon法官的判决,该判决表示,作为收获后的经营者,Seeka不负有监管义务。在为期12周的高等法院诉讼中,该公司是原告之一,并要求作为种植者和收获后公司的损失得到补偿,后一个诉求被驳回。

原告辩称,她采用了一项古老的英国法律测试,即人们/企业必须遭受财产损失,不仅是经济损失,而且Seeka因业务关系遭受损失,而不是因为他在受PSA病毒感染的葡萄藤上拥有财产权——这是经济损失。交叉上诉将试图指出所采用的测试是不相关的,法庭上所显示的证据证明了这种近似关系的合理性。

如果成功,它将大大增加原告由于MPI的疏忽进行的索赔和赔偿金额。

MPI唯一的评论是在去年7月发表的一份声明:“该部门认为高等法院的裁决可能对该部门的生物安全行动产生重大影响。MPI认真对待其生物安全责任,虽然该决定正在被上诉,但必须在过渡期内实施。这对进口商和其他人的影响将是决策延迟。法院的裁决横穿了12年前的事件,这是该部成立之前的事。该部门正在不断加强和改进管理边境风险和边境进口流程的方式。”

Cameron先生补充道:“种植者仍致力于与政府和MPI抗争,以为因为MPI的疏忽所造成的损失得到公平的补偿。”

公开声明将在周一开始被公布。


发布日期 :
©



如果您想免费订阅我们的每日新闻,请点击这里| 点击这里


此领域的其它新闻:


© FreshPlaza.cn 2019

注册以接收我们的每日通讯,并随时掌握最新消息!

订阅 我已经是一名订阅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