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产区出口量预计下降25%

南非脐橙减产250万箱

南非脐橙季正在缓慢开启,本季果实偏大(64头及更大的占比60%以上)。脐橙季的开局不佳可能会对瓦伦西亚橙行业产生连锁反应。


在季节开始时预估的脐橙出口量被下调了240万箱,15公斤等量脐橙的纸箱从2680万箱减少到2450万箱,瓦伦西亚橙的产量也从最初预估的5280万箱下调到5180万箱。

Senwes产区(Marble Hall/Groblersdal)去年产出了有史以来最高量,890万出口纸箱的脐橙 (这使其成为南非主要的脐橙产区),今年的产量在2018年的基础上下降了30%,在最初预估的出口量800万箱的基础上下降了25%。

然而,在东开普省和西开普省(两者的产量大致相当于Senwes地区的产量),脐橙的生产情况看起来却大不相同:像Cambrias和Autumn Gold这样的晚熟脐橙,其收获工作将在两到三周内开始,着色很好。

“买家们应该知道他们可以来我们这里买到品质优良的产品,我们新的品种正在上市,“来自西开普省Citrusdal的柑橘生产商表示,“我觉得Senwes地区减产250万箱为本季其他地区创造了机会”。

在东开普省的Sundays河谷,由于着色原因而缓慢开始的产出,将被更多的晚熟脐橙所填补。

Senwes地区:冰雹、风和缓慢的着色
Senwes地区早熟脐橙的季非常困难:一些区域的生产者连一箱早熟脐橙都无法出口。

该地区现在已经开始种植晚熟脐橙品种,比如Rustenburg和Cambria脐橙,以及Turkey Valencias品种(预计Midknights品种在这一区域将在大约两周的时间内进行收获)。

生产者认为,去年的丰收让果园今年的生产力下降,整个夏季期间零星冰雹的影响也被低估了(只有极少数种植早熟脐橙的果园覆盖了防冰雹网)。

大风也破坏了一些农场的包装设施,然而冰雹造成的伤害最大。脐橙的着色较晚,以至于其在最佳着色时酸含量过低,而大果实则出现造粒问题。因此,Senwes地区的生产商不得不选择当地市场和榨汁以替代出口。

“对脐橙收获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是没用的”

“这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该地区的一位生产商说,他还指出这可能为该国其他地方的橙子生产商创造机会。

在东部和西部开普敦,由于着色问题而出现类似的缓慢产出之后,生产商们正在迎来他们脐橙产量的高峰季。

当生产者面对一片包装量只有15%或20%的早熟脐橙,有些人会选择让水果挂在树上着色并在国内市场上销售。

Senwes地区的晚熟脐橙看起来更好,但全球果蔬网所了解到的所有生产者都重申,市场了解晚熟脐橙非常重要,其质量通常优于早熟和中熟的脐橙,今年也不例外,但是今年晚熟脐橙的产量预计将与早熟和中熟脐橙相当。

Senwes地区的柑橘生产商警告说:“对于本季南非脐橙的产量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是没用的”。 

中国市场供过于求的风险
中国的空头市场一直在拉动强劲的脐橙产量,这可能导致供过于求的问题,尤其考虑到最近报道的有50万箱埃及瓦伦西亚橙被运往中国。由于着色缓慢,来自南非的一些还是黄色的橙子已经进入中国。在那里,它们将面临与色彩鲜艳的澳大利亚脐橙的竞争。

人们担心对中国市场的供应会形成瓶颈。尽管一些生产商注意到晚熟脐橙品种是优质产品,且特定头数(如72头和88头)产品的价格也是公道的,但由于季节生产规模较大,市场似乎表现出普遍偏离中东的趋势。

紧接着是黯淡的俄罗斯和欧洲市场,那里仍有埃及和(后来的)西班牙水果。目前的热浪天气也在减缓橙子的销售节奏。

埃及的橙子作物种植正在增加,其瓦伦西亚橙在市场上停留的时间比过去更长,并且埃及的地理位置也使得他们在运输时间和物流成本方面具有很大的优势。

美国脐橙销售晚于2018年
运到美国的脐橙数量落后于去年,这并不是坏事,因为加州的水果仍然有待消化,并且去年脐橙利润很差,但是在7月的第二周数量应该会开始增加。

脐橙的货架空间已经被软柑橘挤压,并且预计瓦伦西亚橙在未来几年也会开始感受到同样的压力。

脐橙(尤其是早熟脐橙)的盈利率在柑橘产业中是最低的。


发布日期:



如果您想免费订阅我们的每日新闻,请点击这里| 点击这里


此领域的其它新闻:


注册以接收我们的每日通讯,并随时掌握最新消息!

订阅 我已经是一名订阅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