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早期市场供过于求,绿皮牛油果的对俄出口暂停

“目前全都结束了,这是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糟糕产季”

从坦桑尼亚和莫桑比克进口的牛油果,以及南非早期牛油果产量上涨都导致了南非早期市场的崩盘,来自南非最早的牛油果产区,林波波省最北部 Levubu,的包装厂 Amondel Pakkers 的营销经理 Lizelle Muller说。

“我们只采摘了一个周,然后市场就停摆了,”她说。 “通常,二月份的降雨会非常多,所以二月很少可以有一整周的时间用于采摘。但今年非常特殊,二月份非常干燥,因下雨造成的停工也没有发生。 同时,果农都急于赶在价格下跌之前把果子摘下来。”

Lizelle 说,包装厂冷库装满后,他们就不在接收牛油果。 约翰内斯堡牛油果贸易商估计,目前市场上牛油果的量比平时高出了 50% 到 60%。 “我从未在这个时候的市场看到过如此多的牛油果。价格方面,即使是最优质的Fuerte品种的 8 头和 10 头,价格也比去年低了 20% 到 30%。”

“你不能把这一切都归咎于坦桑尼亚的进口牛油果,它比南非早期牛油果便宜得多,”Lizelle 说,“但我们超市客户今年的南非牛油果采购量还没有往年的一半,因为他们现在有了坦桑尼亚牛油果, 这就迫使我们将更多的牛油果发往批发市场,从而进一步加剧了市场问题。”

Lizelle 观察到,早期的牛油果果农并没有遵守纪律暂停采摘,来等待市场好转。 “我告诉我们的果农,市场真的很艰难,然后市场就出现了暴跌。”

坦桑尼亚牛油果因质量问题转入批发市场

南非市场今年刚刚对坦桑尼亚牛油果开放,但由于降雨量大,河流涨水耽误了长途陆路运输,导致部分牛油果出现质量问题。

南非牛油果种植者协会 (SAAGA) 估计,1 月 16 日至 2 月 5 日期间,南非从坦桑尼亚进口了约 275 吨牛油果。 南非牛油果种植者协会主席 Clive Garrett 表示,这在第 2 周引起了供应量飙升,但总体而言,牛油果的产量与 2021 年差异不大。

坦桑尼亚牛油果在产季开始时就被发往南非,用于超市的催熟计划,但由于质量问题,许多超市拒收的牛油股被运送到约翰内斯堡批发市场,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贸易商说。据这位贸易商说:“其中一些牛油果仍然很好,但许多坦桑尼亚牛油果过熟,托盘被打乱,任何价格都很难卖出。这让早期市场的牛油果价格进一步走低。通常4KG包装的价格在早期是在270 兰特 [16.2 欧元]、280 兰特 [16.8 欧元],但今年,突然间,我们在100 兰特 [6 欧元] 的价格都很难卖掉4kg包装。每年这个时候的牛油果价格都没有这么低。”

SAAGA 对坦桑尼亚牛油果对南非市场造成巨大影响的说法并不认同。 “虽然我们没有确切的数字,但进口的 275 吨中,大约只有100 吨在批发市场被很好地消化。有些进口牛油果质量不是很好,但有些质量很好,因此很难笼统地说它对牛油果市场产生了非常糟糕的影响。”

Fuerte品种目前的均价在56兰特(3.36欧元)。“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典型供需表现,希望销售量可以好转,”SAAGA 主席 Clive Garrett 说,“现在是消费者购买便宜牛油果的好机会。”

南非出口到俄罗斯的牛油果被转移到波兰市场

牛油果出口大约在一个月前开始,目前是 Fuerte和Maluma Hass品种。超市采购计划的减少促使一些南非种植者提前开始出口,也有一些种植者考虑到物流原因,选择将水果送到当地市场。

俄罗斯是绿皮牛油果的重要市场,绿皮牛油果占南非牛油果园的很大比例。

Lizelle说,在俄乌战争开始的那周,他们为俄罗斯市场装了一柜牛油果。 “航程中途,航运公司突然说他们不再去俄罗斯了,我们不得不把柜子转移到波兰。 目前,我还不确定那个柜子是否找到了收货人。 出口市场整个非常不稳定。”

她补充说:“这真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糟糕产季。”

“这个产季,俄罗斯市场缺失带来的影响会相当严重,”Clive 指出。 “那些过去运往俄罗斯的牛油果可能会进入欧洲,或者根本不出口,这将给国内市场带来极大压力。”

牛油果贸易商说,在约翰内斯堡市场,他们已经发现通常用于出口的小规格牛油果出现在市场上。 南非消费者喜欢大规格鳄梨,但:“目前市场需求量并不大。 消费者没有钱用于购买牛油果。”

 

 

 

 

 

 

 

 

 

 


发布日期:



如果您想免费订阅我们的每日新闻,请点击这里| 点击这里


此领域的其它新闻:


点击订阅我们的每日EMAIL新闻信

取消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