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奇异果出口垄断“创造破坏独立思考和创新的氛围”

以新西兰奇异果种植商Marcus Wilkins名字命名的一个奇异果品种开始在市场上绽放异彩。

Wilkins夫妇称,他们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发现了这一品种,并获得了‘果树繁殖权’,但却未能将其商业化,因为关于这一品种的商业化、营销或出售的尝试都没有得到佳沛(以前为奇异果营销委员会)的批准。根据新西兰的法规,佳沛有着在新西兰种植的奇异果的独家出口权。

Marcus Wilkins和他的儿子在Asia Fruit Logistica展会上

“我已做出了30余年的努力,期间的心酸不计其数,”Wilkins先生说,“佳沛表示他们在市场上进行了测试,但该品种的存储能力不好而且没有市场接受度。”

Wilkins 表示,他正在探索在佳沛控制范围之外在新西兰境外种植这一奇异果的方法。

“这是我们现在正在试图做的事。”Wilkins先生说,“我们已成功地在受到Psa病毒威胁之前将植物材料从新西兰出口,因此它们可以在北半球国家找到,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来到Asia Fruit Logistica展会的原因,因为我们想再赌上一把。”

他补充说,“Wilkins Super”奇异果最初是海沃德品种,但发展成为了一个具有不同特质、外观和形状的突变体。Wilkins先生称,他一直在争取将其作为一个单独的品种进行销售,但未成功。

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奇异果营销委员会成立之前,小批量“Wilkins Super”奇异果被出口至日本,他称,这些货物得到了积极反馈。

“日本客户在日本市场上进行了试验,认为Wilkins奇异果的味道更甜。”Wilkins先生说,“但它从未得到当局的认可。”

这位83岁的老人说,法律的变化现在允许合作营销,尽管这只覆盖了其1-2%的产出,但至少为其提供了通过Seeka将产品推向市场的渠道。

然而,他补充说,合作营销的缺点是,一个许可的有效期仅为一年,因此没有机会作为出口商开发市场,他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被佳沛所接受。

他说,“Seeka通过他们自己的营销计划和品牌将其以Green销售,获得了溢价。合作营销体规定了价格、销售量及可使用的渠道,尽管如此,Seeka仍获得了溢价。这是很有意思的一点,因为佳沛之前说我们的这一品中没有很好的存储能力、很难看而且没有人想买它!”

佳沛传播经理Oliver Broad说:“佳沛今年已在新加坡、中国和东马来市场支持Wilkins品种销售计划。该计划进展顺利,供应的约9.5万个托盘目前已几乎全部售出。”

“新西兰政府为佳沛提供了一个优势地位,新西兰种植商交出的征费也帮助其建立了强大品牌,佳沛的董事和管理层不应滥用这一特权并创造出这种破坏独立思考和创新的气候。”Wilkins先生总结道。

更多信息:
Marcus Wilkins
newzealandsfinestkiwifruit@gmail.com


发布日期:



如果您想免费订阅我们的每日新闻,请点击这里| 点击这里


此领域的其它新闻:


点击订阅我们的每日EMAIL新闻信

取消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