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梨市场目前似乎处于僵局。低地国家(欧洲西北部的低地平原地区)的啤梨产季很艰难。其他经典的梨产地国,例如意大利和德国,也面临着需求低于正常水平的局面。一个积极的例外似乎是法国,那里的梨市场持续发展。北半球供应储存的水果,而位于赤道以南的产地的收获工作则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之中。在南部的种植国家,这一产季也不是没有问题:特殊情况持续爆发,而且天气和英国脱欧也带来了必要的挑战。

比利时:艰难的啤梨产季
比利时啤梨产季进展得很艰难。事实证明,今年的收成比许多种植者和贸易商的预期要大,因此市场上的产量很大。最重要的是,需求到来较晚,这意味着市场上有很多梨,价格因此承压。

另一方面,Doyennédu Comice的产季表现不错。库存几乎是空的,产季以很好的价格结束。

荷兰:啤梨市场并不令人鼓舞
一位荷兰出口商表示,啤梨市场前景看好,但目前的销售表现并不是很好。 “通往欧洲乃至其他几乎每个角落的供应都很充足。不幸的是,这些大笔交易并未带来诱人的价格。截至2月1日,荷兰和比利时的库存数据令人深思。该行业的分布非常广泛,对越来越集中的采购方来说,有太多的报价方。这是我们都应对之负责的现象,这个问题在中期将无法得到解决。这绝不会促进良好的定价。”

在进口梨方面,他希望零售商退后一步。 “毕竟,他们能够供应可口的欧洲水果,直到7月/ 8月。一个亮点是Comice梨季以特别好的表现收尾。 “由于具有挑战性的耕种,种植面积正在缩小,再加上固定的销售/消费者群体,可以实现健康的平衡并为未来提供前景。”

意大利:供需同步
在意大利,梨的销售没有遇到太多问题。然而,市场对梨的需求不高,但与欠收相结合,供需市场保持了良好的平衡。一位贸易商指出,William品种是在销售中遇到问题最多的梨。通常,价格既不高也不低。另一位贸易商提到一些担忧,因为来自南美的Abate梨将在未来几周内抵达欧洲。这可能会给未售出的意大利梨带来风险。

德国:需求低于正常水平,价格不变
尽管意大利,荷兰和德国的供应有所减少,但仍足以满足需求。南非的Bon Chretien梨只发挥了边际作用;新的作物在汉堡以16欧元/12.5公斤(70个)的价格被出售。冬季天气全面抑制了需求。因此,交易缓慢,尽管这并没有在价格中反映出来。毕竟,价格水平非常稳定。在科隆,荷兰梨的价格在一周中小幅下跌。另一方面,在慕尼黑,意大利梨的价格通常比以前高一些。最终在汉堡,大规格的Turkse Deveci的价格略有上调。

西班牙:梨出口正在下滑
到目前为止,对于西班牙Blanquilla梨来说,这是非常困难的一年,由于霜冻和小规格梨的过剩,质量一直存在问题。主要出口市场是意大利,以色列和希腊。但是,今年以色列为国内市场提供了足够的国产产品。此外,以色列消费者更喜欢较大规格的梨,这种规格的梨在西班牙本季极为稀缺。希腊现在越来越注重自己的种植,这意味着从西班牙的进口量被向下调整。塞浦路斯也获得了希腊产品的供应,因此,这个销售市场也日益消失。

西班牙啤梨在前半个本季非常受欢迎,这意味着需求大大高于供应。一旦荷兰和比利时的产品进入市场并以低价,有吸引力的价格被供应,这种情况就发生了变化。由于这种价格压力,西班牙价格也被下调。西班牙的存储量确实很低,但只要荷兰和比利时继续向市场投放,产季较为艰难的情况似乎就会出现。

一位西班牙出口商报道,从长远来看,气候变化也将发挥重要作用。 “冬天变暖使比利时和荷兰啤梨的味道更甜,这导致西班牙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失去份额。”

南非:出口落后于计划
与去年同期相比,南非梨产季的出口量落后约500,000箱(12.5公斤)。产季开始缓慢。迄今为止,在出口的150万箱梨中,有三分之一被销往欧洲。南非梨的第二和第三大买家是中东和俄罗斯。

William / Bo Chretien(Bartlett)梨的早期收获已经结束,出口下降。 对Packhams的收获工作也已经开始,许多种植者已经注意到今年的果实有多么美丽,因此预计产出量会更高。大约一个月前,Langkloof发生了一场大冰雹,对该地区的梨园造成了很大的破坏。

到2021年,梨的估计数量为1714万盒(12.5公斤),与去年的产量大致相同。一位梨贸易商说,目前对硬果的总体需求较低,价格也不高。

大洋洲:对采摘人员短缺问题感到担忧
现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梨收获工作开始缓慢,但是两国都担心采摘工人的短缺。由于采取了针对特殊情况爆发的措施,两国政府已经封闭了大约一年的边界,以防止国际工人在收获期间的到来。这可能导致单产降低,但要进行准确的收成估算还为时过早。这还可能鼓励处在问题之中的种植者将质量置于数量之上。

根据Hort Innovation的统计数据,在过去的一年(到2020年6月)中,澳大利亚种植了118.5吨梨。与2019年相比,增长了4%。总收获价值也增长了13%,达到1.3亿美元,最终有39%进入了制造业。澳大利亚也出口了9.7吨,几乎只有三分之一(3.2吨)被出口到了邻国新西兰。就品种而言,Packham仍然是鲜梨市场上的主要品种,占总产量的63%,其次是Williams梨(20%)和BeurréBosc(10%)。澳大利亚约有60%的人口食用新鲜梨。

阿根廷:收成平均,出口市场良好
在阿根廷,收获在第2-3周如期开始。估计数量约为平均水平,冰雹风暴导致略有减少。一月份的短时热浪可能会导致晚熟Williams梨的质量问题。在销售方面,俄罗斯和巴西是阿根廷梨的主要出口市场,其次是欧洲和美国。本季欧洲的更高需求将满足通常运往俄罗斯的需求。总体而言,出口市场上对阿根廷梨的需求仍然很高,预计这一趋势在本季的剩余时间里还将继续。

智利:降雨带来的影响最小
智利最近的降雨对梨的产量影响很小,与邻国相比,这是微不足道的。只要种植者采取必要的措施保护作物免受雨水侵袭,其后果就应该很小。智利目前处于全面生产状态,并且通过船运到许多出口市场。

法国:梨市场表现在上升
法国梨的产季仍然令人满意。数量比去年增加了约10%,并且存储质量也非常好。梨的白利糖度值很高,果皮几乎没有收到损害。该行业对销售也非常满意:法国消费者再次亲睐了国内梨子,并且消费量正在上升。年轻的消费者尤其喜欢最近几年投放市场的新品种。因此,他们愿意为国产梨花更多的钱。他们报告说,销售甚至有望打破记录。但是,这也有一个弊端:目前不可能用自己的产品完全满足需求。

北美:梨的规格小,收成不高,价格高
Bellevue的市场研究人员Randy Hartmann报告说,今年北美的收成比2019年要少。 “华盛顿和俄勒冈州的主要品种仍然是D'Anjou,约占50%。但是,这大大少于先前的预计de 850万个包装,年产量减少了11%。这可以部分被解释为较老的种植园的单产较低。”从长远来看,这可能会成为区域种植的问题,Hartmann说。 “这加上工资成本上涨以及种植,收获,包装和销售领域的其他挑战,对当地经济和种植者的收入产生了不可避免的后果。”

另一方面,根据Hartmann的说法,Bartlett梨品种正在增加,估计每年增加500,000个包装。 D'Anjou和Bartlett约占总收成的75%,其次是Bosc(14%)和Red D'Anjou(5%)。

这个产季的特点是大多数品种的规格较小。加上数量紧缺以及餐饮服务需求的增加(现在又重新开始),这导致价格很高。 “平均来说,价格比2019年高出3-4美元,” Hartmann确认道。 “这与有限的供应,良好的质量,较高的糖度值和适合零售部门的规格的水果所占的份额有关,还与良好的包装率和相对较少的产品问题有关。就质量而言,2020年的收成将成为梨年的丰收年。而且,在全国范围内的零售中,梨每年以8-15%的速度增长。”

Hartmann预测,国内的Barletts品质将在全国零售店再被出售两周。在那之后,进口Bartlett梨将出现。

大不列颠:南非产季开始
英国正在为南非梨季的开始做准备。来自南非的第一批梨目前正在销售中,很快将以零售价被出售。目前,英国脱欧并没有造成重大问题,最多只是港口的轻微延误。然而,这与特殊情况爆发导致的人手不足有关,而不是与英国脱欧有关。但是,这可能会导致新集装箱通过另一个港口被转移,从而导致进口商的运输成本更高。

目前,对国内存储梨数量的估计仍在等待确认中。贸易商确实报告说,零售需求总体上仍然很高且保持不变。

中国:据预计出口高峰期将在三月份到来
目前,对中国梨的需求主要来自东南亚。农历新年期间,由于大多数加工厂和其他设施关闭,出口几乎停滞。据预计,首个出口高峰期将在3月中旬出现,被出口欧洲的首批中国梨将在5月到达欧洲。

在物流方面,中国出口部门目前面临重大挑战。海上集装箱的运输费用仍然处于高位,国内运输也一样。上个产季,国内产量急剧下降,因此价格明显高于正常水平。确切的存储量现在仍然是个谜,但预计到6月中旬为止,库存将足够满足市场需求。荷兰啤梨在中国市场上日渐盛行:由于在中国市场的销量不大,价格相对较高,与国内产品相比市场份额极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