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装箱短缺问题是当前南非鲜食葡萄产季的主旋律。

右:Crimson葡萄

尽管最近冷藏库前所未有的葡萄容量限制已放宽(几天的降雨延迟给物流链带来了喘息的空间),但冷却设备仍然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南非六角河谷中冷库又恢复了容量限制 。

De Doorns的Hexkoel工厂只能容纳一千个托盘,但是六角河谷以外的冷藏库中有多余空间,葡萄很被可能会转运到那里。

到第10周末为止,南非对欧盟的出口比去年增加,占今年出口的54%,对英国出口有所下降,但仍然是第二大接受国,其次是加拿大,也略有下降。

南非出口到美国的鲜食葡萄数量已经增加,可以满足智利因降雨造成的需求:到第10周结束时将近75万箱,而到2020年年初为48万箱。

美国、以色列、越南、中国等市场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到第10周末,南非出口了5900万箱葡萄(每箱4.5公斤);总出口估计在6720万至7020万之间(但较低的预估水平已经通过)。 7,000万箱的门槛长期以来一直存在于葡萄行业中。

丰收的葡萄作物

到目前为止,南非鲜食葡萄业已确认两个地区的收成创纪录。北部地区出口了780万箱,在奥利芬河,多年来的最佳葡萄产季接近尾声,甚至超过该地区430万箱的最高收成记录。

伯格河地区与六角河地区的收成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到第10周结束时,这两个地区的产量均超过1800万箱,伯格河大约比Hex河高出40万箱。

奥兰治河的出口量为1830万箱,比预期新年第一周雨季情况下的收成要好。

一家Kakamas杂货店经理说,他们在北开普省工厂的收成为10万箱。 “这是一个正常的产季,如果不是下雨的话,本来可以更多,但是葡萄质量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