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南非到马来西亚的出口量增长12%

可靠的马来西亚市场成为南非水果进入东南亚的门户

南非驻马来西亚高级专员Dave Malcomson表示,在过去一年的马来西亚市场,作为水果供应国的南非逐渐建立市场声誉,其产品在价格和质量上“更具竞争力”(右图)。

马来西亚很多事物依赖进口,其中美国和巴西是最大的进口来源,其次是中国和澳大利亚。

“对南非来说,马来西亚蕴含着巨大的机遇。尤其在植物检验检疫方面,香港地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并没有阻碍。这些因素让马来西亚成为南非出口水果的黄金机遇。”

此外,马来西亚Perlis市的新港口不仅让南非生鲜产品到达马来西亚的时间虽短,去往中国南方港口和远东市场的中转时间也进一步缩短。

南非与马来西亚间水果贸易的不断增长

南非柑橘和青苹果在马来西亚市场非常受欢迎。目前马来西亚市场上的南非柠檬,也因质量受到市场赞赏。

马来西亚的穆斯林人口众多,葡萄和椰枣的需求量在斋月前会有明显上升。而华裔人口又可以保证水果贸易可以从中秋节市场获益。

2020到2021年,Dave Malcomson表示,南非水果的出口量在双边贸易进口额中所占比重从18%上涨到30%。目前,柑橘产品享受零关税,其他水果关税为4.5%。

“南非 20% 的出口产品是锰矿石和锰精矿,常年保持在出口量排行榜的首位,其次是柑橘(橙子、柠檬、葡萄柚、软皮柑),紧接着是苹果、梨和木瓜。 而今年,葡萄首次进入对马来西亚出口量的前五名,位居第四。 第五是甘蔗和甜菜糖。”

2021 年,南非柑橘出口额增加了 1.5 亿兰特(895 万欧元),达到 7.21 亿兰特(4300 万欧元),而苹果和梨到马来西亚的出口额近 5.9 亿兰特(3510 万欧元),使马来西亚成为南非核果产品的第三大进口国。

右图:南非柠檬因品质良好在马来西亚备受欢迎

贸易不平衡问题

南非水果出口商指出,在马来西亚市场,南非葡萄和澳大利亚葡萄之间的价格差已经在缩小,而来自埃及的竞争正在加剧。 然而,价格、质量和季节性优势方面,南非水果仍然享有优势。

“我们正在努力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但这个问题源于石油,去年石油价格增长了 20 亿兰特 [1.19 亿欧元],”Dave说,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拥有南非石油公司 Engen 的多数股权 , 石油产品和棕榈油的进口占到南非从马来西亚总进口的 40%。

马来西亚向中国出口榴莲等高价值水果,并从中国进口卷心菜和洋葱等低价值蔬菜。

一些出口商告诉 FreshPlaza,鉴于南非洋葱的高品质,可能存在向马来西亚出口的机会。

非洲,21世纪的食物供应商

Dave继续说:“近期频繁中断的供应链和不断上涨的食品价格让马来西亚意识到,仅与少数食物来源挂钩是很危险的。” “马来西亚是一个食品净进口国,主要进口来自中国、澳大利亚、印度和巴西,其国内生产总值的很大一部分用于食品进口。 南非可以以相同或更好的质量和有竞争力的价格提供食品。”

这一提议基于非洲宝贵的多元化供应链,尤其是未来世界大部分可耕地都位于非洲。

他说,在马来西亚,食品价格正在大幅攀升,尤其蛋白质产品价格压力很大。基于此,南非去年向马来西亚出口了第一批经过清真认证的牛肉,一旦认证过程完成,接下来是幼羊羊肉和普通羊肉。

右图:南非葡萄出口到马来西亚市场的数量增加

南非丰富的清真认证经验使其可以在价值 3.1 万亿美元(并将继续增长)的全球清真产业中占有一席之地。目前南非有三个清真认证机构得到了马来西亚的认可。

没有大量穆斯林人口的澳大利亚和巴西等国已经意识到,清真认证是发展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等市场的主要经济驱动力。 它应该与宗教背景脱钩,而被视为一种认证形式。清真食品是一种经济驱动力和生活方式的选择,而不仅仅是一个宗教问题。”

新港口将避开马六甲海峡

目前,南非出口到远东市场的水果与世界 40% 的货物都要通过马六甲海峡,但一些人预计这条水路将在未来几年内达到满负荷。

Mutiara Perlis内陆港口的建设已经开始,一起正在建设的还有位于马来西亚Persil州Pedang Besar的相关食品枢纽和冷链(第一阶段有200万平方英尺的冷藏仓库)。该州与泰国南部接壤,是最窄的地方在马六甲海峡和泰国湾之间的地峡上,一座99公里的陆桥。

政府支持财团认为,正在开发的码头、内陆港口和食品枢纽将为南非出口商提供重大优势,不仅可以供应到马来西亚,还可以作为转运枢纽联通泰国、老挝、柬埔寨、越南、 印度尼西亚、台湾省,以及中国大陆。 它正在与 Perlis 市食品中心的一家中国食品经销商合作,该是食品中心将于明年年底投入运营。

“我们的重点是连接内地,”Mutiara Perlis 项目的首席顾问 Abbas Hyder Bilgrami 解释道。 “出口到马来西亚的大多数南非产品都经过新加坡,但新加坡的进口量只有马来西亚进口量的一半, 因此我们提议逆转流动,从而简化产品投放市场的整个过程,与出口到中国青岛的时间相比,可以缩短一周到十天的时间。”

通过在位于马六甲海峡开口处的 Perlis 卸货和转船来缩短运输时间,从而显著节省燃料和货运成本。 “我们的愿景是提高接收港的效率,以解决南非的低效问题。”

他说,Perlis和泰国之间有方便的铁路,从这里到中国南部的昆明只需2天。 从这里也可以进入大湄公河地区。此外,南非进口则带来集装箱还可以解决泰国南部的出口集装箱短缺问题,Abbas 说,这简直是“天作之合”。

他继续说:“南非的新鲜农产品需要走出去。 我们在水果贸易的季节性和政治方面拥有巨大优势,但我们尚未从这些优势中获得最大收益。 中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南非之间的政治趋同也不容忽视。”

更多信息:

Dave Malcomson

High Commission of South Africa in Malaysia

邮箱:malcomsond@dirco.gov.za

 

 

 

 

 

 

 

 

 

 

 

 

 

 


发布日期:



如果您想免费订阅我们的每日新闻,请点击这里| 点击这里


此领域的其它新闻:


点击订阅我们的每日EMAIL新闻信

取消 订阅